新疆新时时彩|新时时彩遗漏查|
独木帆 >首页 >教育 >正文

91岁乡村退休教师仍为孩子补课:颅脑手术后4天就急着出院

网络 2018-11-01 11:01:25 阅读:

很多年后,有人替叶连平算过一笔账。如果收取补课费,凭他教过上千名学生,他已经是一名百万富翁了。

但这位现年91岁的退休教师,住在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乌江镇的卜陈村,房子只有一间半,是那?#21482;?#26263;?#26408;?#24179;房。过去18年里,这里是他的家,也是他的教室。

2000年起,叶连平每天辅导村里的孩子课后学习,后来还利用周末开办英语补?#38797;唷?#33521;语是这些孩子共同的短板。有人因为英语成绩太差影响升学。

直到现在,他还是能碰到那些写不明白一个英语简单句子的初中生。一个学生把26个英文字母写得像是用胶粘在了一起,本子上几乎很难找出写对的单?#30465;?#20182;指着作业本,无奈地说:“你看看!你看看!”

这些孩子学习英语具有天然的劣势——村里越来越多人选择外出打工,很多孩子由祖辈照看,而祖父母们有的连汉字都不认识。

一块木板“拿墨汁一涂”就是黑板

叶连平的课?#36855;?#26412;是他发挥余热的一种方式。他最初招揽孩子们到自己家里写作业。他用一块木板“拿墨汁一涂”,挂在门上,就是黑板。教具也是自制的。早年还经常停电,每到此时他们不得不挪到院子里。

自1978年年底成为一名教师以来,40年间他目?#36855;?#32463;服务过的学校流失了7名英语教师。他辅导过的一个女生,最夸张时3年里经历了3位英语教师。由于早些年曾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美国驻华使馆待过,叶连平练就一口流利的英语。在他看来,英语科目补课是当务之急。

根据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,2010年至2013年,乡村教师数量由472.95万下降至330.45万,流失率达30%。

教师“下不来”“留不住”“教不好”,成为乡村教育中的难题。叶连平用他那种因?#34917;?#20102;课而抑扬顿挫的语调说:“好的老师不来,有本事的老师留不住。”

2012年9月9日,叶连平正在上课。视觉中国供图

1991年退休后,叶连平就像块“补丁”一样,在乡村教育体系这个显眼的缺口上代课。周边学校哪位老师生病了、临产了,他便随时前去代课,短则几天,长则3年。

1995年,?#29420;?#24072;到距家近60里地的县办中学代课。那个原本几乎“垮台”的班级,硬是被叶连平在下班后跑了整整45天,把旷课的28个学生一个个拉回教室。毕?#30340;?#24180;,这个班级的中考成绩优于平行班?#19969;?#19981;过,叶连平因为久未归家,致家中失窃,谢绝了那所中学的挽留。

虽然他自称“没有我太阳照样转”,但是至少对于他的村庄来说,“叶连平”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名字。

因拆迁或是打工彻底告别村庄的人越来越多。叶连平任教过的卜陈学校,学生规模已经从鼎盛时期的超过千人,到现在?#26408;?#20010;年级都是单班制,总计200名多人。

还留在村上的孩子,就连一名小学五年级女生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焦虑。这个女孩为转走的小伙伴所描述的学校吸引着,不?#19981;?#25918;了学就往县城家里跑的老师。只有?#29420;?#24072;会风雨无阻地在村里等着她。

叶连平不收费、教得好的名声慢慢传开,学生人满为患。每到学校放学,他家里那些高矮不一的桌子和板凳上挤满了孩子。人最多的时候,为了去一趟厕所,孩子们戏称“要翻两座喜马拉雅山”。

2010年,乌江镇政府出?#24335;?#21494;连平?#21494;?#38754;的两间仓库?#33041;?#25104;教室和图书室。企业家捐赠了60套桌椅。孩子们上课的环境才改善了许多。

7年前,这里还挂上了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的牌子。当初的两个英语班,?#21340;?#23637;成?#30001;?#30450;班到高级班的4个班?#19969;?#26257;期有多所高校组织志愿者支教,今年参加暑期班的孩子达到165名。平时也有70多人在这里补习。生源不仅有本村的学生,还有的来自周边村镇,连县城的孩子都有人慕名而来。

他的钱变成了手风琴和小树苗,可他连一元钱的瓶?#20843;?#37117;不舍得买

叶连平没有子女,除去和妻子基本的吃饭开销,他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学生身上。买教材、买练习本、打印试卷,都是由他出?#30465;?#36935;?#25945;?#21035;困难的学生时,他经常拿出自己的钱,并四处化缘,帮这个娃娃买一辆电动车,帮那个娃娃筹一笔学费。

对他而言,每个月3000多元的退休工?#39318;?#20197;维持生计。他身上经常穿着十几年前的已经磨破洞的上衣,打了补丁的裤子,只要整洁,他不觉得有什么难堪。他为了省钱会骑车去几里地之外买菜,到南京去买书时,甚至连1元钱的瓶?#20843;?#20182;?#27982;?#33293;得买。

但为了孩子,他可以每年花几千元自费包车,带孩子们前往南京、?#25103;剩?#21442;观?#21482;?#26085;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、雨花台、科技馆,还带他们到和县西梁山烈士陵园扫墓,了解历史,增长见识。

2012年起,叶连平拿出自己的2.1万元积蓄,连同当地政府和社会力量捐资,设立了一笔奖学金,迄今受益者超过百人。

他当年四处代课领到的报酬,?#24613;?#20182;捐给了那些曾短暂服务过的学校,这些钱有的变成了手风琴,有的变成了校园里的小树苗。

并非所有人都领他的情。有人骂他是“老甩拐”,当地话里“老二百五”的意思。还有的老师曾嫌他“抢生意”。

和县县委宣传部电教中心主任王小?#33041;?#29992;很长时间拍摄叶连平的纪?#35745;?#20960;年前,他不经意间拍摄到一个场面:五六百米开外,正在教室外玩耍的小学生,隔很远看到了叶连平。小孩子们一股脑儿都跑了过来,“?#29420;?#24072;”“?#29420;?#24072;”的呼唤声此起彼伏。而叶连平只是连声答应着,摸摸这个的头,提醒那个擦擦鼻涕,笑眯眯地又把孩子们赶回了教室去。摄像机后面的王小?#26408;?#24471;很神奇,是什么能让这么多孩子对只是代过几堂课的老人家产生如此的亲切?#26657;?/p>

2018年9月23日,叶连平在辅导学生。 胡宁/摄

年纪越大,叶连平就越着急。每周一一大早,他就急着批改起周末刚刚留下的作业。几年?#30333;?#39045;脑手术,术后4天他就急着出院。他的那辆老自行车,?#24613;?#20182;称为“风火轮”。中秋节去拜访他的学生一拨儿接一拨儿,他也是跟他们聊几句,不留吃不留喝,紧?#19979;?#36214;继续改作业备课。

而叶连平认为自己的着急、用?#27169;?#24456;大程度上开始于一分“遗憾”。少年时期的使馆生活,教会了他英语,让他见到了?#23601;?#38647;登等大人物。但是,正是这段经历,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,让他陷于百口莫辩?#26408;车?#20013;。1955年到1978年,他的人生耽误过23年。

对他来说,上学是再珍贵不过的事。曾经因为“困难到连饭都吃不上”,叶连平从上海南苏中学辍学。?#31508;?#20182;的老师哭着送班上这名优秀学生离开。

如果不是1978年村里原本的老师考上大学,偶然间出现了空缺,也许叶连平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成为教师。

在叶连平心中,教师这份工作的美是“什么工作?#24613;?#19981;上的”。“带我到阎王爷面前,下辈子还当教师,?#19968;?#27809;过足瘾。”

他身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急?#26657;?#26080;法忘记当猪倌、种地、做工的那20多年。“怎么干也弥补不了了。”叶连平苍老的声音轻轻一顿,说。

等到退休那天,接到退休通知的叶连平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场。

他把遗憾和珍惜也倾注在学生身上。由于叶连平家距离学校很近,多年来,因家中无人照顾或是住得太远,很多学生都曾在他家借住过。一位已经上大专的女孩曾断断续续借住过三年。她来往于学校和家的电动车是请叶连平帮忙托人买的。不止是她,很多学生生病时,都曾接受过?#29420;?#24072;骑车送来的药。

如今已在县城重点高中就读的女生?#35745;?#25104;绩一直很好,有一次生病忘了向补?#38797;?#35831;假,叶连平还严厉批评了她。

叶连平的教育方式在一些学生身上留下了深刻印记。?#35745;?#36824;记得,自己从?#30333;?#24320;心的就是?#29420;?#24072;带他们去?#25103;?#30340;那3天。那时她没怎么出过远门,更不知道村外的世界是怎样的。那时候,她第一次吃了酒店的自助?#20572;?#31532;一次看机器人踢足球,第一次看到奇怪的钢筋?#30149;?#22905;到现在还记得,手碰上去感觉还疼疼的。她突然意识到,原来“外面的世界很大”。

?#35745;?#30340;父母从她一岁起就长年累月在外打工。?#35745;几?#26377;腿疾的奶奶一起生活。那时,她时常感到孤独。叶连平成了她最大的安慰。每次放学,她最?#19981;?#36319;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教室看?#29420;?#24072;备课。周末到了,?#35745;?#26368;爱的不是在家看电视,而是到图书室去,看上一整天书。农村家庭大?#27982;?#20160;么藏书,那间图书室的书几乎?#24613;?#26449;里的孩子翻烂了。

对于?#35745;?#36825;样的孩子来说,香港这个繁华都市原本是一个遥远而未知的概念。但是经过香港大学学生来支教的暑假,她一直记得那个穿着水粉色半袖衫、牛仔短裤的漂?#20004;?#22992;。她带着?#35745;?#20182;们看英文电影,唱歌,玩词语接龙。看到这位小老师时,?#35745;?#31532;一次告诉自己,我想要去大城市发展。

今年暑假,外来的大学生志愿者教孩子们做面具,小孩子三五成群地戴着做好的面具回家,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。

我的积极性是因为我时间太少了,我什?#35789;?#20505;倒下还不知道

有一次,叶连平收拾教室时发现了一个本子,上面画了一幅画,被爱心、太阳和小花填满。孩子在画里写着:“爸?#33268;?#22920;,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(地)陪倍(陪)我!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的(地)抱抱我!陪陪我,夸夸我,亲亲我,抱抱我。爸?#33268;?#22920;最爱我,但?#20063;?#26126;白,爱是什么?”叶连平把这张?#24613;?#30041;了下来,等到上面的领导来卜陈村的时候,他便让这些领导看看,感受一下留守的孩子心里期待着什么。

“?#36718;?#20307;美劳”,在叶连平看来,当下学校教育对“智”的重视远超过对“德”的重视。今年,他还自掏腰包印了2000张新版《中小学生?#21350;頡罰?#20998;发给附近的学校。对他而言,他最担忧的是留守未成年人在家里被溺爱,“爱超支了,该减减肥了。”

这种溺爱的现象让这位老人担忧。有的留守儿童家境虽不好,但是爷爷奶奶会想尽办法满足他们的需要。有个孩子每天必须跟爷爷要5元去买零?#24120;?ldquo;不给5元我就不念书”。有的孩子要?#20154;?#22902;奶倒在杯子里递过去之前还要帮他吹两下。还有的孩子顶撞爷爷奶奶。叶连平在教室看到类似的现象,马上会提?#36873;?ldquo;爷爷奶奶十个有九个不识字,唯一的办法就是有求必应当‘观音菩萨’,导致这些孩子个?#22253;痢?#29343;,给正常的启蒙教育带来不少的麻?#22330;?rdquo;

叶连平?#26377;?#20107;开始要求这些孩子。比如进门和出门的时候,必须跟老师问好、告别。他要求孩子们回家也要这样对待爷爷奶奶。孩子容易被手机、电脑吸引,叶连平有一天发现一个上周刚写过检查的孩子不在教?#39029;?#40657;板上的单词,却去后院摆弄电脑,发了大脾气,说什么都让孩子的奶奶把他带回家。

但是更多的时候,这里还是只有叶连平一个人。只要不是周末,教室白天大都空?#21561;?#30340;,不时传出他的?#37202;?#22768;。批改作业需要整整?#25945;歟?#26377;时看着满眼的红叉叉,他皱着?#32426;罰?#22068;里发出没有听众的批评。4个班级的作业本整整齐齐地摆在墙边的长桌上。他一笔一笔地誊着学生的成绩,然后把排名贴到墙上。

在一次脑溢血和今年的一次自行车与电动车相撞事?#25163;?#21518;,时间终于显示了它的威力。叶连平的衰老比从前明显得多。他的耳朵能听清?#26408;?#23376;越来越少,他的“风火轮”也慢了下来,他终于像一个老人那样行动了。

前一阵子,新电脑刚搬到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时,一个矮小的小学生问他能不能玩电脑。他听不清。小男孩连吼了三遍,叶连平才听清个大概,回复说:“?#20063;?#20250;弄那个玩意儿!”但当发现孩子总是黏在电脑边上,叶连平?#25351;?#32039;找人,想把这些电脑搬走。

他如今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“接班人”问题。卜陈学校校长居平树曾跟退休教师征求过意见,也与有关部门?#25945;?#36807;接班人问题,但是大?#21494;?#36824;没有答案。“这么多年,?#29420;?#24072;全身心义务?#24230;耄?#36824;倒贴钱,他的高度太高了。别人很怕接过来做不到他这样。”

“我的积极性是因为我时间太少了,我什?#35789;?#20505;倒下还不知道。”在村里正办丧事的一个日子里,91岁的叶连平和着窗外的鞭炮声,对记者解?#20572;?ldquo;今早出殡的老头儿,一家几个子孙都是我学生。84岁死了。”

原文刊载于《中国青年报》2018年10月31日10版

独木帆(www.yosfuy.tw)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免责申明 | 举报投诉须知 | 作文
新疆新时时彩